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推荐 > 裁员裁到董事长千金

更新时间: 2024-04-02 22:44:32

裁员裁到董事长千金

裁员裁到董事长千金 刘明兵 著

刘明兵林英

以刘明兵林英为主角的小说推荐《裁员裁到董事长千金》,是由网文大神“刘明兵”所著的,文章内容一波三折,十分虐心,小说无错版梗概:他用包挡着脸,用气声跟我说话:“姐,我来帮你加油了。”我转过头,假装不认识他。正好对上刘明兵探究的目光:“林英,你认识恒宇的人?”我摊手:“怎么可能?他就是问我厕所在哪。”刘明兵明显松口气:“也是,能认识恒宇的人肯定早就跳槽了,不可能还待在这里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
如果刘明兵赢了,估计就要说我“工作能力不足”,让我走人了。

说来他也是个厉害角色,能让领导以为他能力突出,费尽心思维护。

我挑眉看向刘明兵:“你真的要跟我比赛?”

没想到,他居然硬气起来:“那当然。我要让大家明白:不是工作时间越长,能力就越强的,还要看怎么灵活运用。”

我长长地“哦”一声,答应比赛。

贺飞龙喜出望外,让刘明兵多熟悉“秘密武器”,势必要打倒我。

他还打电话邀请公司最大的甲方——恒宇总经理过来参观。

看来是坚信刘明兵会获胜了。

5

恒宇总经理来了,是个四十多岁的帅大叔,姓李。

老弟也来了,跟在他身后提包。

他用包挡着脸,用气声跟我说话:“姐,我来帮你加油了。”

我转过头,假装不认识他。

正好对上刘明兵探究的目光:“林英,你认识恒宇的人?”

我摊手:“怎么可能?他就是问我厕所在哪。”

刘明兵明显松口气:“也是,能认识恒宇的人肯定早就跳槽了,不可能还待在这里。”

恒宇是国内排名第一的大数据公司,每一个数据民工心中的白月光。

贺飞龙跟李总介绍我们。

当然,我就说个名字,剩下都是在讲刘明兵多厉害。

李总淡淡点头,说他会帮忙验证数据质量,希望我们加油。

刘明兵高兴得眼睛都亮了,好像已经拿到恒宇的入场券。

题目是贺飞龙出的,也不是什么难题。

给一份10G的脏数据,要我们进行清洗和规范化。

判分的标准是数据的准确性和清洗速度。

刘明兵拍胸脯:“小意思。我这个工具30分钟就能搞定,而且是一键操作,甚至人不看着都行。”

不是,这句介绍怎么听着这么耳熟?

看见他桌面上的小工具图标,我愣了下:“你确定要用这个跟我比?”

“当然,我都用这个小工具完成很多工作,效果杠杠的。”

我勉强笑笑:“那可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6

比赛开始15分钟后,我申请结果验收。

刘明兵看着小工具还在拼命运行的标志,愣住了:“不可能,我这个小工具是最快的。”

“你肯定是乱做一通,只想在李总面前露脸!太阴险了!”

贺飞龙也是一样的看法:“林英,你要是想重做,我这边可以通融一下。当然,印象分是肯定给不了了。”

我摇头,请李总上前验证。

老弟偷偷扯我袖子:“姐,需要我帮你打个招呼吗?我帮李总端茶倒水几个月,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。”

是的,我的倒霉弟弟虽然进了自家公司,但只能干助理的活。

我给他一拳:“怎么?你是没领教过我的实力吗?”

李总抿着嘴看了许久。

刘明兵也完成了,急忙过来请人:“李总,林英的数据错太多就别管了。看我这个吧,保证您满意!”

李总不解:“谁说她有错的?”

他问我几个问题,夸我思路不错,数据质量也高。

比赛结束了,刘明兵的数据还没跑出来。

他疯狂点击鼠标,却连停止都做不到,最后只能直接杀进程。

我好心告诉他:“这个小工具是我刚进公司随手做的,其他人有需要就分享出去了。我现在用的,是第八个版本。”

刘明兵瞪圆眼睛,明显不知情。

贺飞龙忍不住爆粗口:“刘明兵,你TM真是废物!”

老弟把李总的名片塞给我。

我伸手拧他耳朵:“林杰,你还是帮我说好话了?”

他连连摇头:“没有,是李总主动给的!姐,快点过来恒宇吧,不要再在这里受窝囊气了。”

我把名片放进口袋:“再说吧。在这里待了四年,还是有感情的。”

大领导叫我过去,夸我为公司争光,还说我前几天的ppt做得很好。

走出办公室,贺飞龙指着我骂:“林英,你居然越级报告?不都说了,交给大领导的报告都要先让我检查一遍吗?”

我胡诌:“需求书写明要直发大领导邮箱,不相信你可以问问刘明兵。”

刘明兵哪知道这个,立马转移矛盾:

“果然是得大领导赏识的人,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。贺主管,林英很快就要往上升了吧?”

7

刘明兵在小群发了两张模糊的照片。

一张是晚上,我坐上老弟的豪车。

一张是给名片的时候,老弟跟我说悄悄话。

他也不点名是谁,一味阴阳:“难怪能得到总经理的赏识,巴结上身边的小的,还怕拿不下老的吗?”

贺飞龙随即表态:“林英,你作风不正,我代表公司开除你。”

我一针见血:“为什么不敢在公司大群发?是怕担责任吗?”

这个是部门群,就我们三个。

刘明兵跳脚:“当然不是,这是为你的名声考虑!”

贺飞龙也劝道:“林英,同事多年还是有点情谊在的,或者你肯主动辞职也行。”

我直接把聊天记录转发到十多个公司群,直接发疯:

“@数据部-刘明兵 你是狗仔队吗?天天不干活,就只顾着偷拍别人!”

“坐豪车怎么了?我还天天坐十几亿的地铁呢!”

“@数据主管-贺飞龙 你一个部门领导,遇到事情不先查清楚就说开除,有没有脑子的?”

刘明兵顿时慌了:“林英,都是同事没必要闹得这么难看吧?”

贺飞龙更是直接打我电话,要我赶紧撤回。

我乐了:“知道怕了?当初造谣就没想过后果吗?”

“我把话说明白了:你们要是不好好道歉,我们就在法庭上见!”

后来刘明兵录制道歉视频,发到所有群里澄清,被大家一顿喷:

“不是吧?年会出糗还不够,现在还在闹?”

“造谣一张嘴,要是心理能力差的人可能都抑郁了。@数据部-林英 干得漂亮!”

“@数据主管-贺飞龙 贺主管冤枉错人,不用道歉吗?”

我把消息记录拿给贺飞龙看。

他瞪我好几眼,不情不愿地发消息:“我也是一时情急,怕影响公司声誉。我保证,以后都会查清楚再下结论的!”

这个道歉毫无诚意,但因为身份在那,还是有一堆同事巴结。

我看着刚刚拿到的监控截图,冷笑。

8

最近数据报告频频出错,业务投诉一个接一个。

贺飞龙说我得了夸奖就飘了,业务能力不行,要开除我。

我直接吼回去:“目前紧要的,是先把业务需要的数据做出来!而不是在叭叭的,烦死了!”

一点点核查,我忙得连水都喝不上。

刘明兵还来捣乱,不停找话说,还上手翻我东西。

我把抽屉猛地关上,险些夹到他的手。

“刘明兵,有口臭就闭嘴吧,办公室的空气指标都下降了!”

世界终于安静了。

直到深夜,我没有找出一个错误。

数据是诚实的,但人却不一定。

我查了数据库的改动记录,又去监控室看相应时间的监控,心凉了半截。

一晚上没回去,总算把几个比较重要的报告做完,发给业务。

窗外的光线渐渐亮起来,我却无比迷茫。

我跟贺飞龙一开始关系还挺好的。

青华刚成立,数据部就我们两个人,肯定要齐心协力才能把事情做好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付呢?

好像是公司提出“效益优先”的口号,要我们拿成绩说话。

平日里大家跟我关系不错,打趣我肯定要高升了。

他觉得我会抢他位置,便要我服从他的无理要求显示自己的地位,达不到目的就打压我。

刘明兵就是他的刀。

打击效果不明显,他急了,甚至连改动源数据的事情都敢做!

业务靠提供的数据进行营销活动,他这是在玩火!

待在这种人身边,以后会发生什么事真不好说。

贺飞龙哼进小曲走进办公室:“林英,来得这么早,是想提前收拾东西吗?”

我揉揉太阳穴,决定摊牌:“贺飞龙,我可以走,但赔偿必须到位。无故辞退需赔偿2N+1,总共9个月工资。”

贺飞龙变了脸色:“不可能,你最近出了那么多错,没有让你赔就不错了。还想拿赔偿?”

我怼回去:“这些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心里最清楚!”

他嗫嚅:“清楚什么?不就是你能力不行吗?”

我摆出证据:“你先看看再说吧。”

9

我把几张改动过的源表列出来,指出被改动的地方以及改动时间和操作人。

“你该不会忘了,我可以查到所有人的改动记录吧?”

数据库是我们两个做起来的,后面都是我在维护,权限很大。

“对应时间的监控我也留存了,如果你想走法律程序的话,我奉陪到底。”

贺飞龙一下子白了脸。

上班时间快到了,周围的同事越来越多。

贺飞龙终于做出决断:“行,2N+1给你。但这些东西要全部交给我,不准备份。”

我点点头,拔出优盘扔给他。

反正我不挖坑,他所作所为也会把自己害死。

“手头上的工作是要交给刘明兵?”

刘明兵刚好踩点到座位,手上还拿着咖啡。

他高兴地接话:“要给我什么?加工资吗?”

贺飞龙瞪他一眼:“林英今天要走了,你跟她交接一下。”

留下的果然是自己!

刘明兵乐得眼睛都眯起来,拍胸脯保证:“贺主管您放心,半个我顶得上十个林英,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我公事公办:“那我先把日常工作整理一下,再把重点跟你讲清楚。”

见贺飞龙走远,刘明兵掏出手机玩游戏:“不用交接,就你做的那点活我早就门儿清了,分分钟搞定!”

我顿了顿:“你确定要这么做?”

他不耐烦地摆摆手,让我赶紧收拾东西走人。

我找HR把事情说清楚,又拿了交接单让刘明兵签字。

他游戏正上头,看都不看就签完了。

我忍不住提醒他一句:“大领导最近要竞选中科院专家头衔……”

他不停点头,眼睛压根没从手机上挪开。

老弟请我吃大餐,庆祝我脱离苦海。

“接下来有什么想法?是先去国外旅游几个月?还是拿着名片直接去找李总?”

10

开完会,手机里十几个未接电话,是刘明兵打来的。

刚好他又打过来,我按下接听键。

噪音从手机争先恐后蹦出来:“林英,你是死了还是聋了?十几个电话都……”

我直接按掉。

连挂十次之后,刘明兵学会了说人话:“林姐,我这边的数据有点问题,想请您帮忙看看。”

他的声音带着恳求:“大领导急着要,贺主管都跟着加几天班了,可数据还是对不上。”

我看了眼数据:“嗯,确实有问题,然后呢?”

刘明兵顿时拔高声音:“哪里有问题你就说啊,你不说我怎么改?”

我提前把手机拿得远远的,不说话。

一分钟后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又不礼貌了。

急忙压下声音:“林姐,具体是哪里有问题呀?可以说一下吗?”

“指点一下小弟吧,等有空请您吃饭。”

我嗤笑:“不知道是谁,当初带的时候还说请喝楼下奶茶呢。结果到现在,奶茶店倒闭了都没喝上。”

刘明兵没想到我还记得这茬,急忙补救:“下次一起补上!两杯!”

我冷冷拒绝:“没必要了,我减肥。”

他终于意识到我在找茬,声音变得又急又凶:“林英,这个任务本来就是你先接手的,现在出问题就得你负责。”

我差点笑出声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离职了。交接单因为写得清清楚楚:所有工作均已妥善交给刘明兵,你也签字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发生的事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我回忆了一下:“唔,大概就在你打钻石排位的时候。那天你还签了两份交接单呢,我这就有一份。”

电话里传来贺飞龙的催促:“明兵,联系上林英了没?她怎么说?”

刘明兵只能又放低姿态,问我要怎么样才肯帮忙。

感觉他都快精分了。

我好心道:“那就按问题收费吧。一个1000块,先付款,后解决问题。”

“林英,你这是抢劫!”刘明兵又开始歇斯底里,“我现在问你问题,也是给你表现的机会,做好了还可以再回公司。快点,把解决方法说出来!”

“谢谢您的好意,但我已经入职新公司,就不打扰了。”

11

打电话的人换成贺飞龙。

我第一时间出声:“我知道那份数据的问题在哪。但如果你语气不好,我马上挂电话。”

他沉默半晌,老实地给出几个数据,请教哪里不对。

原来是汇率没加上,越南的生产额直接排第一位。

我说出问题,他恍然大悟:“我就说这个错误怎么看着那么眼熟?”

这是一个非常初级的错误。

可他转管理之后,已经好几年没做数据了。

贺飞龙跟刘明兵商量好一阵,又问我:“对了,汇率表是哪个?”

我转着手中的笔,漫不经心道:“贺飞龙,这是第二个问题了。刚刚是给你面子没收钱,其他问题是要付费回答的哈。”

他知道收费标准后,气得跳脚:“林英,你也太黑了!一个表名1000块,数据库那么多表名,不得给你几千万?”

“我平常是有整理相应文档的。可是刘明兵说不需要,走人那天我就把它删掉啦!”

“刘明兵,你个蠢货!”

一阵桌椅翻倒的声音传来,刘明兵哭爹喊娘:“贺主管,之后要怎么罚我都行,先把大领导要的数据做好吧。还有两个小时,他就要上台竞选了!”

数据整完,刚好赶得及发给大领导。

贺飞龙以为万事大吉,又有精力阴阳我了:

“林英,你是穷疯了吧?年会两百块跟狗一样咬着不放,现在又赚这个黑心钱,就不怕出门被车撞吗?”

我小赚八千,心情很好没怼他。

只是多嘴提醒一句:“贺飞龙,汇率表有个你自己挖的坑,记得改过来哦。”

他顿时急眼:“什么坑?林英,你把话说清楚!”

“不行。泄露太多天机,出门会被车撞的!”

说完我“啪”地挂断电话,拉黑他们两个人的联系方式。

后来听说,大领导竞选成功的希望很大,却在最后关头被对手指出数据上的错误,一败涂地。

最后是刘明兵出来背锅,扣了半年绩效。

原本要开除他的,但贺飞龙说手下无人,求大领导网开一面。

被直属领导推出去背锅,再被极力保下,也不知道刘明兵是什么的心情。

其实那个坑我原本打算第二天改的,但贺飞龙急着要我走人,那就没办法了。

至于大领导的对手怎么就刚好看出那个问题,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

12

我端着咖啡走进会议室,贺飞龙已经到了。

他看见我顿了顿,很快把咖啡接过去:“唉,世事弄人,没想到你一个开发混到做行政的地步。”

“所以说做事留一线,同事有什么问题要及时提醒。如果机灵点会做事,一大堆人等着帮你内推,就不会这么落魄了。”

我把咖啡抢回来,差点泼他一身: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自己的咖啡。要喝的话,找行政妹子说下。”

贺飞龙震惊:“你不就是行政吗?”

我走到主位坐下,慢慢喝着咖啡,等他自己反应过来。

三分钟后,他猛地站起来:“林英,你是恒宇新来的数据主管?!”

李总刚好经过,笑眯眯地喊人:“飞龙,我正想感谢你呢。把小英这么好的人才输送到社会,恒宇这边才有机会捡漏。”

贺飞龙有苦说不出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李总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李总拍拍他的肩膀:“小英来了恒宇也是你的同事,不用拘谨,好好干。”

我接过话头:“当然了,我一定会好好招呼贺主管的。”

贺飞龙瘫坐在椅子上,脸色灰白,似乎在等我判他死刑。

可工作就是工作,我没想在这上面搞小动作。

作为恒宇排名前三的供应商,青华的实力还是可以的。

按照流程审核后,我通过贺飞龙提出的方案。

他拿着结果一脸茫然:“这……这就成了?”

我反问:“难道非要我给你穿小鞋,这份工作才有意义?”

贺飞龙把文件塞到公事包,讨好地笑:“没有没有,林主管大人有大量,才不会做这种没素质的事。”

啧,还真有自知之明。

接下来要去当面试官,我在名单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。

我假装不经意地问:“刘明兵怎么没来?”

他随口答道:“他早上请假,说生病了。”

这么巧?

我微微一笑:“对了,走的时候我留下一个大礼包在桌面,明兵有拿给你吗?”

“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就U盘里那些资料的原件。”

13

来恒宇应聘的人很多,从大堂排到门口。

好不容易挤到小会议室门口,却被刘明兵拦住了。

“林英,你也是来恒宇面试的?”

他穿了一身正装,头发梳得齐整。

上下打量我几眼,皱着眉点评:“要面试,总得穿得正式点吧?而你竟然还扎马尾?”

西装长裤、雪纺衬衫,同事大多这么穿,我不知道哪里不正式了。

我试图跟他解释:“恒宇只要求着装得体,不留怪异发型,不染小众发色,没说不能扎马尾。”

刘明兵夸张地笑起来:“林英,招聘都还没开始,你就把自己当恒宇人了?也不找个镜子照照看,你算哪根葱?”

我静静地打量他,从上到下,从左到右,慢悠悠扫过全身。

看得他浑身不自在,最后忍不住先开口:“林英,你在看什么?一个女的这样看男人,真不要脸!”

我PUA回去:“海蓝家的西裤,富贵鸟的衬衫,这一身加起来也没超过200块吧?”

“真心想应聘的人已经开始定制西装了,你还穿着地摊货?”

“还想进恒宇?做你的白日梦吧!”

说完我推开门走进去,刘明兵想追上来,差点被夹到。

“林英,招聘还没开始你就擅自进去,小心连应聘的机会都没有!”

刘明兵被排到最后一个,轮到他的时候已经过了五个小时,走进来的时候身体都有点打晃。

他躬身低头,自我介绍:“尊敬的面试官您好,我叫刘明兵……”

我含笑打断他:“你先抬起头来。”

他看到我脸色大变:“林英,你……你怎么坐在这个位置?”

贺飞龙走上前,替我回答:“因为她是今天的面试官。明兵,看来你的病好得挺快啊,都有力气来别的公司面试了!”

刘明兵踉跄几步才稳住身体,小心赔笑:“贺主管,您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哼,你该不会忘了,今天的会议是在恒宇开的吧?”

他的眼珠子飞快转动,很快找到说辞:“贺主管,我听说林英进了恒宇,严重怀疑她拿公司机密当敲门砖!今天刚好有招聘会,就想着来打探一下。”

贺飞龙抓过桌面上的简历,用力砸到他跟前:“打探消息,需要把公司的营业额写到小数点后两位?需要将公司的利润渠道写得明明白白?”

“你这些数据,压根就是从数据库扒下来的吧?”

“等大领导发现了,看我还保不保你?!”

14

刘明兵受到刺激,死死盯着贺飞龙:“偷改数据的明明是你,却让我背锅,还好意思说保我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这大半个月来公司的人怎么看我?大领导开会再也没有叫上我!”

“不赶紧看新的机会,是等着给你陪葬吗?”

贺飞龙被他发狠的模样吓到,不敢再说什么难听话。

刘明兵转而把矛头指向我:“还有你!恒宇一年就春秋两次招聘,你要是没走后门,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入职?”

“恒宇除了春秋两次大型招聘,还有一些特殊招聘渠道。只不过需求量太低了,只有一些高级猎头知道。”

我也是偶然瞄到老头子的手机才知道的。

特招的要求非常高,我不一定能够通过,但还是想试试。

刚毕业就在恒宇栽跟头,怎么也得出口恶气才行。

这也是我不想拿着名片走后门的原因。

“快说,你是用了什么肮脏法子才能进恒宇的!”

刘明兵扬着手越逼越近,看样子想打人。

我冷笑一声,拎起椅子,对准他的小腿胫骨砸过去。

他疼得瞬间倒在地上,捂着小腿哇哇大叫:“啊啊啊!林英,我要告你蓄意伤人!”

门忽然被打开,一个人影冲进来使劲踹他:“去告啊!我待会儿就把监控给清空,看看谁会相信你的话!”

是老弟,后面跟着李总和我家老头子。

贺飞龙急忙跑过去,想问好,却被老头子制止了。

保安很快冲进来,制住刘明兵。

他看见李总十分激动:“李总,我是青华的刘明兵,您还记得我吗?”

“我是来应聘的,可比林英这个女的厉害多了。裁掉她,让我进恒宇吧!”

李总淡淡点头:“记得,输给小英的那个男的。不好意思,恒宇不招潜在暴力狂。”

“我不服!”

刘明兵指着我和老弟大喊大叫:“那林英呢?她都砸椅子了,我还没动手呢!还有他,他也踹人了!”

“凭什么他们两个就可以平安无事?”

李总想解释,老头子先站出来:“就凭他们一个是我女儿,一个是我家兔崽子。”

贺飞龙不敢相信地喊出声:“什么?林英是恒宇集团的千金?”

刘明兵也愣住了,忘记了挣扎。

老头子走过去给他一脚:“你就是那个年会主持人是吧?小英那小气鬼难得带点年货回家,你居然想贪污?可恶至极!”

15

刘明兵因为闹事被抓走了。

来的还有另外一批警察,来抓贺飞龙的,罪名是破坏公司数据安全。

原来在应聘前,刘明兵把我留的大礼包发到大领导邮箱了。

大领导知道原委后,很快打电话道歉:“林英,我也没想到贺飞龙是这种人,之前真是难为你了……”

我轻声打断:“大领导,如果我不是恒宇的大小姐,您还会为此跟我道歉吗?”

他沉默。

我也心里明白。

贺飞龙交的ppt跟我那份差别不大,可能就改了个作者名,大领导不可能没察觉到。

我拿2N+1走人,肯定也得经过他审批。

至于被各种造谣、泼脏水,他有可能不知道,但更多的是不在乎。

因为彼时,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员工。

我主动结束话题:“大领导,我们都是职场中人,很多事心知肚明。我也知道,每个人利益不同,总会有人被牺牲。”

“我理解您的想法,但并不认同这种做法。我会努力,成为跟你们不一样的人。”

特招面试,我因资历浅排在最后一个。

面试我的是李总。

他看见我就笑了:“我就知道,你会选择这条路。”

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,他说出第二句话:“可惜这个岗位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。”

我心中惋惜,还是勉强笑了笑:“没事,能走到这一步,已经比我刚毕业的时候厉害多了。说不定下一次就进了呢。”

李总笑得更开心了:“心态不错。公司计划新开一个数据部,缺个主管,你要试试吗?”

他看出我的踌躇,故意刺激我:“或者说,你敢试试吗?”

我还真不敢。

做开发单纯很多,只需要跟机器打交道,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弯弯绕。

一旦转管理,个体的利益牵扯会复杂很多。

我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贺飞龙,忘掉初心,甚至因此伤害别人。

李总劝我:“可是,总得有人往上走,才能知道这条路能不能走通。”

“也只有身处高位,才能给后来者提供多一些帮助,让他们不必吃你受过的苦。”

我有些松动。

老头子忍不住从小房间走出来,霸气挥手:“怕什么?我和老李会好好看着你的,走错路就把你拎回来!”

老弟跟着凑热闹:“姐,我们一起加油!”

眼眶有点发热,我郑重点头:

“好。”

(全文完)

小说《裁员裁到董事长千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》》》点击全文阅读《《《

最新小说

  • 炮灰逆袭:拜师反派,我成全宗团宠
    炮灰逆袭:拜师反派,我成全宗团宠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《炮灰逆袭:拜师反派,我成全宗团宠》,是网络作家“霍枝蕊夜欲”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”“仅靠炼人炼魂提升修为的,是熔炉道,但修熔炉道者,炼人亦炼己。”“至于献祭生灵……”帝倾嗤笑一声,很是看不起的语气道:“虽也算大道之一,但却不值一提。”“大道三千,包罗万象,只要你想,可以以任何方式入道。”霍枝蕊没想到,这修道还有这么多的分支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徐徐图之
    徐徐图之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小说《徐徐图之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谢期沈云瑶,由作者“谢期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“我当是哪个偷懒的宫女在放风筝指望勾引皇上呢,原来是姐姐呀。”沈云瑶捏着把团扇,娉娉婷婷地走过来,身后跟着一队抱着花的宫女太监。“妹妹好兴致,竟有闲暇侍弄花草。”“我每日陪着阿期哪有空照顾这些花儿啊草儿啊的,只是想起它们便去浇浇水罢了,没成想,它们长势还不错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大婚当日,夫家被抄家流放
    大婚当日,夫家被抄家流放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小说推荐《大婚当日,夫家被抄家流放》是作者“棠岁岁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时霜谢烐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还是栀子好啊。栀子紧握双拳,她眼含泪花,强忍恨意和惧意,颤抖着声音说。“皇子与庶民同罪,昨晚的事情,你必须要给我道歉!要不然,我就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大家!”对!她要一个道歉,要不然就告诉大家四皇子这种行为,让大家都远离,不能再受到伤害。齐修明扯了扯领口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假太子监国,尤物帝后太撩人?
    假太子监国,尤物帝后太撩人?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《假太子监国,尤物帝后太撩人?》是网络作者“丛林霸王”创作的古代言情,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慕容静陈锐,详情概述:“我郭允厚是一个笨人,不清楚什么事情该做,也不清楚,什么事情不该做,但我只知道一件事。”“那就是忠君,只要殿下交待下来的事情,我就是拼死,也会做到。”说到这,郭允厚又话锋一转道。“老夫,奉殿下旨意,为我大乾如今的督查使,奉旨督查文武百官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奶奶生二胎
    奶奶生二胎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《奶奶生二胎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李有李新,故事精彩剧情为:我的话一出口,他们母子三人都愣住了。“爸妈,这不是我的意思,她没跟我商量过。”李新反应过来赶紧撇清自己。“老婆你怎么能这样说,咱们都是一家人,你这样让我很难做!”他走到我床边扯我的袖子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猎美后,每天签到一个大礼包
    猎美后,每天签到一个大礼包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“林中有火”的《猎美后,每天签到一个大礼包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所以现在只需将豆腐切成小块,加入葱花、姜末和料酒,油锅内炒香后加水即可。大概三分钟,汤便可成功出锅。“这汤看着可真鲜亮!”白妈妈乐呵呵道。瞧着陆凡的眼神很是惊艳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四合院:手握空间,逍遥人世间
    四合院:手握空间,逍遥人世间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高口碑小说《四合院:手握空间,逍遥人世间》是作者“贪吃獾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陈锋陈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,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:“不是放在厨房架子底部的吗?”老太太问道。“对啊,现在不见了。”周清说道。陈锋赶紧说道:“狗盆长霉了,我拿去丢了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为避免进宫,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
    为避免进宫,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长篇古代言情《为避免进宫,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》,男女主角衣云洛袁陌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,非常值得一读,作者“卿笑笑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”夜里,外面下起了小雨,裴靖搂着沉睡的衣云洛却睡不着,不知道军营怎么样了?虽然有自己的外祖父跟表弟坐镇不会有事,但那个内奸不除,所有人都不安全。带有暗号的敲门声突然响起,裴靖心头一跳,在看到蹙眉快被吵醒的衣云洛,他迅速抬手点上她的睡穴,用薄被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,这才冷声,“进来。”来的是泠风跟泠雨,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重生以后,世子将我宠上天!
    重生以后,世子将我宠上天!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古代言情《重生以后,世子将我宠上天!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,沈望舒谢司珩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,作者“云九九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:秋姨娘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,只觉得打的手掌发麻,手臂发酸,耳边好似循环着巴掌声,和谢婉婷的喊声。她打累了,这才问谢司珩,“婷儿犯错,不如让她到世子夫人跟前,跪着认错责罚?”谢司珩淡淡开口,“不必了,继续抄女戒,好好学学规矩就可以了。”沈望舒已经惩戒过了,如果再让谢婉婷去下跪责罚,那沈望舒会落个恶毒长嫂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打脸奇葩室友
    打脸奇葩室友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打脸奇葩室友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白渝”大大创作,白渝尤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」直播间不断滚动。我迷茫了?这到底是谁的包?肯定是小渝的,关注了她这么久,我还不知道小渝的为人吗?她犯不着拿别人的包充数吧。那她舍友也真够恶心人的,借人东西不还,反倒还说这包是她自己的。我对白渝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由衷佩服...

    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