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推荐 > 一日看尽长安花

更新时间: 2024-03-30 22:40:10

一日看尽长安花

一日看尽长安花 穆秋瑟 著

穆秋瑟秋瑟

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《一日看尽长安花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穆秋瑟秋瑟,是作者“穆秋瑟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一个头一个头地磕下,嘴里不敢说求情的话,只能抱着他姨母的腿,颓废地佝偻着身子,抽泣声轻轻响起。不知何时,他瘦了那么多。穆秋瑟见自己曾经风光无限的侄儿,变成如今这般,气得一脚将其踢到在地。「你从牢中出来时,我便说过,此女不可信,你是怎么回我的?」「你跟我说,此女只是一个无知弱质,绝没有杀人的可能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
穆秋瑟动的手。

「秋瑟,你是穆大人,逾矩了!」

珠钗已乱,头发覆在脸上。棠溪东重斥穆秋瑟,语气中带着不满。

「下毒害人,事发后竟然迷惑迢迢,还妄想入主路家,做路夫人,无耻之尤!丧心病狂至此。」穆秋瑟高声呵斥。

「路迢迢,杀父仇人就在面前,不敢过来看看自己的枕边人究竟是什么蛇蝎心肠吗!」

路迢迢没动作。

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砸了茶杯,喊了官役。

「来人,本官今日判处此毒妇大逆不道之恶行,即刻投入大牢!」

路迢迢终于冲出来,跪在他姨母面前。

一个头一个头地磕下,嘴里不敢说求情的话,只能抱着他姨母的腿,颓废地佝偻着身子,抽泣声轻轻响起。

不知何时,他瘦了那么多。

穆秋瑟见自己曾经风光无限的侄儿,变成如今这般,气得一脚将其踢到在地。

「你从牢中出来时,我便说过,此女不可信,你是怎么回我的?」

「你跟我说,此女只是一个无知弱质,绝没有杀人的可能。」

「如今,我找到了证人证词,你仍旧不信。」

「这么多年的圣人书,仁义道德都读到哪里去了!杀父之仇、冤屈之恨都能忍,路迢迢,我竟不知道你如今到如此地步了。」

她抽出身边侍卫配剑,举剑便向路迢迢砍过来。

棠溪东出手,救下路迢迢,让手下先把他送下去休息。

我冷冷看着这一切。

「圣人无咎,穆秋瑟,我祝你此生官途通达,成圣立言,福泽天下!」

留下这句,我便被人拉去了监牢。

我转头看她,那肃正的脸,很快就会像我所想象的那样,被万蚁侵蚀而亡。

我得好好记住,倘若她不死,地底下,但愿我还能认出。

行刑的前夜,我还在数着天上的星星。

我已经数了很多年了,却还是没数明白。

吃了牢饭后的眼皮越来越重,没忍住困了过去。

再睁眼时,人在马车上,衣服也被换成了日常样式。

车外等我的是路迢迢的好兄弟,安舜华。

「驾着马车即刻往东狂奔,再被人抓住我们就没办法了。」

我坐在马车上,看着这幕,明白过来后苦笑。

路迢迢,可真是,冥顽不灵。

「他托我告诉你句话,过往种种,一笔勾销。」

我没点头,这些帐,明显是清不了的。

「我真不明白,路兄为何会爱上你这等毒妇,毫无良心,手段简直残忍到极致!」安舜华将手中的包裹扔给我,里面有足够我过下半辈子的银两。

望着他鄙夷的脸,我恍惚间看见了故人。

生起气来就会扬起右眉的脸,拔剑时惯用左手的习惯,曾经,也有人喜欢这么做。

「夜深了,回家吧,父母还在家等你。」

留下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我架上马车,头也不回地往城内奔去。

阿婆穿着身白衣等在城门边。

见我归来,她叹口气。

「傻瓜,你想好了吗?」

我用她手上的红桐油涂满全身,换了身衣服。

阿婆将陶瓷瓦片制成的小瓶拴在我腰上,递给我个灯笼,笼中燃的是她特制的守魂香。

桐油镇魂,瓷瓦锁窍,香烛保命。

有了这些,我才能入得了府衙,问上一问那圣人。

「阿婆,你忘了,我也曾经执笔江南、金殿应试,老师教立身守制,更教过我女人生于世上,也当顶天立地,存如长江东奔大海之志!」

既然事情到了这步,凡有插手,天地神明在上,我都要一个说法。

收整好,我即将出发。

阿婆送我到门外,我望着她苍老的脸,轻轻拥过去。

「怪力乱神,你若去,便回不来了。」阿婆叹气,「我们走吧,从今后,你就是真正的烟烟儿。阿婆赚钱攒香烛,就这样养着你。」

甩开阿婆的手,我穿过长街。

「阿婆,来年清明给烟烟烧纸时。告诉她,路迢迢很爱她,烟烟儿会开心的。」

天快亮时。

我出现在官衙,找到棠溪东。

我静静诉说着陈年往事。

他听着。

我不带怨恨,他神色平静。

「那你如今想要什么呢?」

他问我。

我看了他半晌,摇头苦笑。

棠溪东这样的人,怎能奢望他活在往昔峥嵘。不困过往,他向来学得最好。

「我要诸事归位,大白天下。我要杏花雨上,带花游街看尽长安风景,我要济世安民、大道得成,你,能做到吗?」

棠溪东是太原棠溪一族。

他生来就是宗子,不苟言笑。他拜到舒成大师门下时,我已经入门三年了。

他从不愿叫我师姐,端方自持。

我与秋瑟论于堂下时,他亦只是跪坐一侧,安安静静地抄录着诗集。

他入门两年,江南水患。

门下弟子皆被师父派去赈灾。

纸上得来终是浅显,苍天大道所学者甚繁,不躬身践行,怎来治世明论。

长雾镇边,我和棠溪东共度三月。

倾盆大雨三日,大坝塌了一半,洪水瞬间冲走民众。

正在施粥的我被棠溪东一把抓住胳臂,拼命往山上跑。

洪水退后,我们在高丘上看着这满目疮痍。

「安守华,我们一起共渡苍生吧。」他许下诺言。

后来他说,那年冬日,白雪绿瓦,裹在火红狐裘里的我言笑晏晏。

唇枪舌剑辩赢穆秋瑟时,满堂弟子为我喝彩,师父亦在上座欣慰点头。

我仰着头,梨花轻垂,花落满身,眉目如画。

如今,人生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大半。

他端坐高堂,鬓边丝丝白发,官服穿在身上端正庄严,向我伸出手时都是内敛和冷静的。

「你若真是她,你该知道,我不信鬼神,亦不敬鬼神。」

右手握在刀柄上,他出刀,快狠。

刀锋划在右臂上,滴血未见。

「棠溪,我来这,是要穆秋瑟万劫不复的。你得到你想要的,我拿走我该拿走的。从今后,山高水远,就当我们真正说次再见。」

那年没说的永别,被遗忘在贡院数十年,如今我还给他。

不论棠溪东相信与否,他都会去做的。

他的道,我懂。

这些年,穆秋瑟的支持力量已经威胁到太原棠溪,她的身败名裂,于他而言,还算不错。

棠溪东公告全锦州城,公审江南巡按穆秋瑟买凶杀人案。

苦主便是锦州安氏守华。

他是上官,自然可以代天子视案。

我被安置在府衙后头,棠溪东派人去找穆秋瑟和安家人。

我将瓶子里的桐油倒出抹在身上,一遍又一遍。

其实,从我决意踏进公堂那刻起,身上的尸味只会越来越重。

世界万物再大,大不过天道。

府衙审冤定死,便是天。我一介卑贱游魂,入了这个地方,就注定出不去了。

其实阿婆捡到我时,我已经看不出人样了。

我死在贡院内,死在科考场上。

太不甘心了。

黑白无常来勾我去地府,我像个泼妇般挣脱。

我亲眼看着穆秋瑟和棠溪东,戴花游街,接官授职。

琼华宴上,少年少女意气风发。

我那时满腔愤懑,就困在贡院内,一年又一年。

从大任兴化十一年起,我参加了贡院每场秋试。

题目从「行赏忠厚之至论」到「浮费弥广」等。

每场考试,我都答了。

字字珠玑、句句真言。

「我该中的,我能中的。」年年向黑白无常哭诉,到最后他们烦了,便随我去了。

混混沌沌游了十多年,见过各色各式的人,看过各色各式的山。

如今虽是治世,路上亦是百鬼夜行。

那些魁梧的恶鬼,便将我拘在山中任意欺侮。

有些又小又精明的小鬼,便偷偷将我丢尽深山老林里。

那里有山野精怪,还有什么都吃的猛虎。

我被撕扯地不像样子。

穆秋瑟没有来,来的是路迢迢。

他跛着脚,气息就像是一柄开刃的利剑。

他抓了阿婆。

阿婆年纪已经大了,形容枯槁地被人压在地上。

「陈烟烟,解了秋姨的蛊毒。」

我给穆秋瑟下了阿婆自制的蛊毒,她住在路家的日子里。

历七七四十九日,蛊虫得成,从面目口舌而出。

今日,正是第四十九日。

穆秋瑟的脸,很快就会千疮百孔。

我在屋内,迎光看着他。

等了半晌,不见我答话。他将阿婆一把抓过来,剑架在老人脖子上。

阿婆望着我,眼中意味我看得分明。

深吸口气,再睁眼时,眼中已经再无犹豫。

「路迢迢,你杀了她,是给她解脱。」

听见这句话,阿婆欣慰点头。

她早就不想活了,若不是我还在,烟烟走的那日,她便不在世上了。

如今我也要走了,她亦再无执念了。

路迢迢举了半天的剑仍旧没有落下,倒在地上,很是伤情。

我给阿婆松绑,她眼中死意已明。

我跪地,拜谢她救命之恩。

「你不必拜我,我是养魂师,养过大大小小数十条冤魂。我拘了他们多年,只为了让他们找一个人。」

「什么人?」我问道,带着哭腔。

「那个在大柳树口一去不返的人。」

阿婆的声音越来越低:「你是个好孩子,烟烟也是个好孩子。我本想等烟烟出嫁后,便收了馄饨摊,回天山去,我找了六十年,已经够久了。」

我哭着将手放进她怀里,感受着她那越来越弱的心跳。

「阿婆,烟烟在前方等你呢,你再送送她一截,这一辈子所有的等待,都会是值得的。」

阿婆是天山人,除了养魂,更能制毒。她想死,这世上便没有人能救活。

「我做了一辈子的馄饨,下辈子,我不会再做馄饨了。」阿婆的意识已经涣散,望着我,轻声劝道。

「姑娘,下辈子,咱不读书了,就安安静静找个人,白头到老,一世……安宁。」

阿婆死了。

天山太远,我想给她找块风水佳地好好安葬,如今看来,只能托给路迢迢。

他跌坐在门边,看着阿婆的身体渐渐冷却,反身将长剑架在我脖子上。

执剑的手修长有力,眼尾泛红,眉如鸦翅,纤薄的唇。

「你究竟是谁?」

我是谁?他终于问了我这个问题。

「你早就知道我不是陈烟烟了吧?路迢迢。」

陈烟烟死的那天,阿婆差点哭瞎了眼。

我们都知道她爱上了那日长街策马的风流少年郎。

阿婆劝过,烟烟气得反锁屋门,一礼拜不跟她说话。

一日,有个小童递给烟烟一张纸条。

她回屋换了新衣,戴上仅有的一根木簪前去赴约。

烟烟身体不错,只是有喘疾,娘胎里带来的毛病。

我们在山后茅屋里找到她尸体时,地上尽是指甲的划痕。

她睁着双眼,不甘地望着阿婆。

「路迢迢,你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样的滋味。那是呼吸困窘、痛苦如潮水般漫天袭来,无数次地挣扎着希望得到光明,却还是永坠黑暗。这样的苦,不死上一死,谁能知道呢?」

我将当初他私下给我的婚书扔回给路迢迢。

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

一场天大的笑话。

「路迢迢,你可真令人恶心。」

我望着他,带着愤怒:「你逛过江南最大的青楼,进过全国最大的赌场,曾一夜豪赌,输掉两条街的产业。可是,这样的你,为什么就那么相信我呢?」

母亲去世时,他才七岁。在继母手下活到成年,他爹死后,在短短的几月时间内便顺利接管产业。

这样的路迢迢,怎么可能是被情爱迷晕头脑的白痴呢。

路迢迢从来都不是草包。

「无小怯亦无大勇,你知道陈烟烟死在你继母手中,亦知道路家三条人命丧于我手,可你,还是宠爱着我,就像宠爱着那个死于寒冬冰月的陈烟烟。骗了自己那么久,醒了吗?」

沿着寒光长剑,我的眼闪着刺光,朝向他。字字如刀。

「我娶了她,宠了她,若不是秋姨,我们会好好过下去的,这一辈子我都会对她好!」路迢迢大声向我喊道。

这样的男人,我只觉得恶心透顶。

「你不爱陈烟烟,你只是愧疚、怜悯,你那繁华似锦的前半生对一个无助孤女仅有的那点怜悯,仅此而已。你爱的永远只有自己,路富绍死了,你是不是还有过几分快意?」

「路迢迢,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从阴诡世间爬到这儿,我就是要有怨报怨、有仇报仇的。」

棠溪东将我带走了。

路迢迢在身后,我再没有回头看他一眼。

他没有错,若说有,便是当年策马的一眼回顾,害了陈烟烟一生。

我相信他会葬了阿婆的。

我没告诉他的是,他的腿好不了了。

这就是那一眼的代价。

穆秋瑟,心性之坚,生平罕见。

这是师父给的评语。

如今她带着帷帽,坐在堂下。蛊虫侵蚀之痛,她亦能端坐。

安家人站在下侧右边,安父安母已经是满头白发的老人。

他们身侧站的是独子安舜华,安守华死后他们生的幼子。

我望着一家三口,侧过脸去看棠溪东。

时光就算过了很多年,我和他之间默契仍旧。

证人证物一样样摆上来,何人联系、何人下毒、何人收尾,俱是清清楚楚。

最后的证人还没说完,安舜华跃起,扑到穆秋瑟面前,侍卫立即拦下他。

「为什么!为什么要害我姐姐!她和你十年同窗,我父母视你如亲女,为什么害我安家至此。」

「舜儿,回来!这与你无关。」安父拉着儿子,咳嗽声不断。

「肃静!」棠溪东拍着醒木。

穆秋瑟站起身,身姿挺拔,负手身后。

「棠溪,你搜罗了这么些的人和物,费劲心机就是要栽赃我吗?事隔多年,其中曲折皆由得这些下人说得,那要三司何用,要大理寺何用,要公堂正义何用,要这天地神明何用!」

「天地神明若在,第一个就会让你神魂俱灭!」我站出来,气得颤抖身子。

加上今日,经年后,我见了穆秋瑟才三次。

但是驳斥她的话,我想了数百条。

当年书堂,她有诡辩之名,而我句句都能驳得她哑口无言。

穆秋瑟,从来都算不上我的对手。

「穆秋瑟,你谋的从来都不是成圣之道,至少这条路,你走不成。」

穆秋瑟没问我是谁,她就那样隔着帏帽看我。

「这些年,你做官从林州到安阳,扶丘你呆了三年升到知府,之后调到同安道任司军史,再到今日的江南巡按。你是锦州人,却从不做锦州官,你,在怕什么?良心有愧,怕冤魂索命吗?」

「官职任命,往小了说由吏部诸司调度,往大了说自有天子做主,岂由你红口白牙妄意揣测!」穆秋瑟立即回道。

别人只会觉得她字字力争,只有我知道她语音下的颤抖。

这世上若还有能认出我的人,只有穆秋瑟。

就是因为太过熟悉。

她知道我的才华与执拗,我明白她的偏激与野心。

我若与她同在官场,我们必定是纠缠不休。

我唯一没料到的便是,她狠到可以杀了我。

「穆大人,你当初派人放进场内茶中的,是促心散,对吗?」

我安家祖上曾出过太医,开过药馆,我熟知药性。

「本官再说一遍,本官没有!」穆秋瑟继续辩解,但是她看着我的目光像是看着怪物。

母亲在堂下听了半晌,再也忍不住。

「棠溪大人,我的女儿死得冤呀,请大人为我儿伸冤呀!」哀哭声响起,安母几近晕倒在地。

安父在旁扶着她不做声。

我看着她银丝般的白发,老得不像样的面庞,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

我没见母亲,算来已经二十七年了。

「我的守华,从小聪慧绝顶,冠绝江南,她跟我说,要当大官,做大事,成大业。谁料,那年我送她赴京赶考,竟是一去不回!」

我转过身,不让那两人看见我的失态。毕竟,他们不必再承受得而复失的痛苦。

况且,我曾回来过。

黑白无常告诉我,我既成了游魂,就轻易进不得别人家的宅院了。

那是我家!我吼着他。

可我的的确确回不去了。

当安舜华出生,他住着我的院子,用着我的文具,读着我读过的书,甚至上着我上过的学堂。

当所有人都往前走时,那就只有我一个人活在过去了。

母亲对着穆秋瑟声泪俱下。

「当年我亦曾送过你吃食,给你做过衣裳,为何要害我儿!」

应是蛊毒发作的很了,穆秋瑟捏碎木椅把手,死死压低声音。

「你若想问我,倒不如先问问你那相濡以沫、情深似海的相公!」

「唰」众人目光皆看向父亲。

棠溪东已经猜到了原委,小声问我。

「事情就到这步如何,穆秋瑟已经注定身败名裂了。」

我摆手。

凡有插手,必得澄清。

「啊!啊!啊!」蛊毒彻底发作。

穆秋瑟还是痛苦得喊叫起来,言状可怖。「安守华,你要想索命,就来!我不怕你。」

路迢迢冲出来,护着穆秋瑟,怒目以对我们。

「够了吗?够了吗!你要报仇,这些还不够吗,安守华!」

随着他的目光,穆秋瑟径直看向我。

就算她已经被痛意折磨得精神涣散,但她还是能认出我。

「安守华?」她癫狂笑起来,撕心裂肺地吼着:「你恨我害你,怎么不去问问你的好爹爹,是谁告诉我你心急症之事!」

「闭嘴,你闭嘴!」父亲出身打断她的话。眼神飘忽,语无伦次。「你们别信她,我怎么会害自己女儿!」

穆秋瑟透过帏帽,看着我,挑衅至极。

母亲厮打着父亲不撒手,安舜华忙着拉母亲。

路迢迢拉着已经面部溃烂的穆秋瑟,防止她发疯。

公堂上一片狼籍。

而我,也闻到了淡淡尸味。

时间不多了。

「够了!成何体统!」

棠溪东虽然不知道我身上是什么味道,可他应猜出几分。

「安文朝,从实道来,这是我给你唯一的机会。」

他仍旧紧抿双唇,面皮紧绷着不说话。

「来人,将人拉下去打六十大板,生死不论。」

官仆役上来,安舜华和他们拉扯起来。

眼见安舜华就要被治个咆哮公堂之罪,安文朝终于开口了。

「守华向来有心急症。平日里没什么,当考试之时,心脏快速跳动下,只要一点点心促散,她就能死在场上,任凭什么医馆都验不出。」

母亲听得这番话,终是没忍住,晕了过去。

下人将她抬回家,留下安舜华紧握拳头,额上青筋鼓起。

他自长大后读的书,都是我亲笔注释过。

他推崇我、崇拜我、更以我为傲。

「为什么!」他低声怒吼,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夹杂着铺天的怒火。

「因为你姐姐她,她太过夺目!」安文朝闭上眼,痛苦地流下泪水。

「她爱读书,我便让她拜入名师门下,她爱远游,我也从不将她关在闺房里。我对她,已经做了我能做的所有!」

安文朝抹把泪,接着说道:「可是她越长大,越不听话。读书便去读书,她非得学人状告官府,直问高官赈灾银两去处。她非得将江南圈地之行变成童谣,广为传唱。她不怕,我怕呀……」

「怕得一日日连觉都睡不着,来威胁的人直接将死猫丢进夫人的寝室,在水中投放巴豆。是人,都会累,都会怕的。我就想让她安静下来,就只想让她安静下来的,你们信我,那是我女儿呀!」安文朝捶胸顿足,老泪纵横,哀恸地伏在地上闷声大哭。

棠溪东不知何时站在我身侧,握住我的手,眼中微微失神。

「安心走吧,这一切就交给我。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」

至少,公堂真理之上,穆秋瑟已经认了她的罪,父亲也承认了他的狠。

天地悠悠,命道如此,我认。

不知何时,我身上的尸味已经越来越重了。

我一步三回头朝内室走去,记住所有人的脸。

若有来世投胎,我一定将他们全部避开。

在回廊转角处,棠溪东说了我此生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。

「你死后一年,我官服之下都是纨素绸衣。齐衰之孝,我为发妻安氏守华而服。」

我走了。

彻彻底底消散在这世间。

我本还有投胎机会的。

黑白无常说,只要我能死在穆秋瑟手上,全了因果,圆了宿命,写上我这一世名簿。

他们便还能助我入地府,过冥河,重新投胎,再世为人。

可是,路迢迢救了我。

为了他那可怜又可恨的良心。

我便突然不愿再回到这冰冷虚伪的人世了。

魂飞湮灭,也算得不错。

番外:

我是太原棠溪的宗子,也是父母独子。

父亲好友引荐,我入了舒成大师门下。

师父告诉我,他的弟子安守华才华不在我之下,日后二人可以多多切磋。

我是不忿的。

江南之地,多养得软腔娇调的美丽娇客。

可安守华,的确不同。

活得像团火,张扬而又强大。

我决心与她一生一世,娶做宗妇,生儿育女,衍嗣绵延。

后来,她走了。

我被授官,走马上任,宦海沉浮数十年。

那年锦州再见「她」,我竟平静地如一滩死水。

当年种种愤懑,到得最后,也会一一抹平。

人呐,被时光推着往前走。

回不去的。

(完)

小说《一日看尽长安花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》》》点击全文阅读《《《

最新小说

  • 炮灰逆袭:拜师反派,我成全宗团宠
    炮灰逆袭:拜师反派,我成全宗团宠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《炮灰逆袭:拜师反派,我成全宗团宠》,是网络作家“霍枝蕊夜欲”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”“仅靠炼人炼魂提升修为的,是熔炉道,但修熔炉道者,炼人亦炼己。”“至于献祭生灵……”帝倾嗤笑一声,很是看不起的语气道:“虽也算大道之一,但却不值一提。”“大道三千,包罗万象,只要你想,可以以任何方式入道。”霍枝蕊没想到,这修道还有这么多的分支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徐徐图之
    徐徐图之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小说《徐徐图之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谢期沈云瑶,由作者“谢期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“我当是哪个偷懒的宫女在放风筝指望勾引皇上呢,原来是姐姐呀。”沈云瑶捏着把团扇,娉娉婷婷地走过来,身后跟着一队抱着花的宫女太监。“妹妹好兴致,竟有闲暇侍弄花草。”“我每日陪着阿期哪有空照顾这些花儿啊草儿啊的,只是想起它们便去浇浇水罢了,没成想,它们长势还不错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大婚当日,夫家被抄家流放
    大婚当日,夫家被抄家流放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小说推荐《大婚当日,夫家被抄家流放》是作者“棠岁岁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时霜谢烐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还是栀子好啊。栀子紧握双拳,她眼含泪花,强忍恨意和惧意,颤抖着声音说。“皇子与庶民同罪,昨晚的事情,你必须要给我道歉!要不然,我就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大家!”对!她要一个道歉,要不然就告诉大家四皇子这种行为,让大家都远离,不能再受到伤害。齐修明扯了扯领口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假太子监国,尤物帝后太撩人?
    假太子监国,尤物帝后太撩人?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《假太子监国,尤物帝后太撩人?》是网络作者“丛林霸王”创作的古代言情,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慕容静陈锐,详情概述:“我郭允厚是一个笨人,不清楚什么事情该做,也不清楚,什么事情不该做,但我只知道一件事。”“那就是忠君,只要殿下交待下来的事情,我就是拼死,也会做到。”说到这,郭允厚又话锋一转道。“老夫,奉殿下旨意,为我大乾如今的督查使,奉旨督查文武百官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奶奶生二胎
    奶奶生二胎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《奶奶生二胎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李有李新,故事精彩剧情为:我的话一出口,他们母子三人都愣住了。“爸妈,这不是我的意思,她没跟我商量过。”李新反应过来赶紧撇清自己。“老婆你怎么能这样说,咱们都是一家人,你这样让我很难做!”他走到我床边扯我的袖子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猎美后,每天签到一个大礼包
    猎美后,每天签到一个大礼包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“林中有火”的《猎美后,每天签到一个大礼包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所以现在只需将豆腐切成小块,加入葱花、姜末和料酒,油锅内炒香后加水即可。大概三分钟,汤便可成功出锅。“这汤看着可真鲜亮!”白妈妈乐呵呵道。瞧着陆凡的眼神很是惊艳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四合院:手握空间,逍遥人世间
    四合院:手握空间,逍遥人世间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高口碑小说《四合院:手握空间,逍遥人世间》是作者“贪吃獾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陈锋陈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,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:“不是放在厨房架子底部的吗?”老太太问道。“对啊,现在不见了。”周清说道。陈锋赶紧说道:“狗盆长霉了,我拿去丢了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为避免进宫,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
    为避免进宫,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长篇古代言情《为避免进宫,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》,男女主角衣云洛袁陌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,非常值得一读,作者“卿笑笑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”夜里,外面下起了小雨,裴靖搂着沉睡的衣云洛却睡不着,不知道军营怎么样了?虽然有自己的外祖父跟表弟坐镇不会有事,但那个内奸不除,所有人都不安全。带有暗号的敲门声突然响起,裴靖心头一跳,在看到蹙眉快被吵醒的衣云洛,他迅速抬手点上她的睡穴,用薄被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,这才冷声,“进来。”来的是泠风跟泠雨,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重生以后,世子将我宠上天!
    重生以后,世子将我宠上天!

    分类:古代言情

    古代言情《重生以后,世子将我宠上天!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,沈望舒谢司珩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,作者“云九九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:秋姨娘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,只觉得打的手掌发麻,手臂发酸,耳边好似循环着巴掌声,和谢婉婷的喊声。她打累了,这才问谢司珩,“婷儿犯错,不如让她到世子夫人跟前,跪着认错责罚?”谢司珩淡淡开口,“不必了,继续抄女戒,好好学学规矩就可以了。”沈望舒已经惩戒过了,如果再让谢婉婷去下跪责罚,那沈望舒会落个恶毒长嫂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打脸奇葩室友
    打脸奇葩室友

    分类:小说推荐

   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打脸奇葩室友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白渝”大大创作,白渝尤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」直播间不断滚动。我迷茫了?这到底是谁的包?肯定是小渝的,关注了她这么久,我还不知道小渝的为人吗?她犯不着拿别人的包充数吧。那她舍友也真够恶心人的,借人东西不还,反倒还说这包是她自己的。我对白渝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由衷佩服...

    小说详情